澳大利亚女作家的中国情缘

编辑时间:2019-07-07 12:00:09 作者:廉颇老矣

距离悉尼100公里的蓝山是澳大利亚艺术家喜欢居住的地方,而传记作家玛丽拉·诺斯就是其中之一。近年来,她独自一人住在一个​​安静的房子里,写了一本女作家DymphnaCusack的传记。在相关材料中,她发现Gushak在20世纪50年代生活在中国。这令她感到惊讶并激发了她对去中国寻求个人风格的兴趣。

1954年,古萨克创作了戏剧“太平洋乐园”,后来成名。该剧的内容是针对原子弹试验的。它于20世纪50年代在英国,澳大利亚,日本和其他国家进行,引起了轰动。由于这个剧本的影响,参加1956年斯德哥尔摩世界和平会议后,Gushak和她的丈夫NormanFreehill被邀请访问中国。六个月后,诺曼被外语出版商聘为专家。1956年至1958年,在中国逗留期间,古萨克访问了北京,天津,江苏,上海,广东等地,并得到了中国各界人士的帮助。她采访了数百名中国各界女性,并根据采访写了一本英文书“中国妇女说话”。它于1958年在澳大利亚出名。出版社的出版是第一部深入研究中国女性的经典着作,自出版以来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该书于1985年在英国重新出版。

在蓝山的一家中餐馆,玛丽拉和记者聊起了古沙克,过去的事件在她不紧不慢的故事中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在中国逗留期间,古萨克学会了一些中国人。她喜欢和当地人聊天,了解他们的生活故事。有一次,她去了城里购物,当她从公交车站回来时,她和一名孕妇在一起。当孕妇得知Gushak的心脏不好时,她立即伸出手去支持Gushak,告诉乘客排队等候说:“这位外国女士心情不好需要照顾。”公交车到达车站后,怀孕的女士再次告诉我。司机,乘务员冲到Fugusak上车,让乘客给她一个座位。当孕妇下车时,司机和乘务员也在照顾她。当Gusak在车站下车时,乘务员和司机来帮助她,并叫了一辆人力车(人力车),司机将外国老太太拉回家。

说到这一点,玛丽拉非常情绪化,并被中国人的热情和友善所感动。她曾经计划两次前往中国,跟随古萨克的脚步,体验真实的中国,但由于某种原因,她被搁浅了。这成了她的后悔。

事实上,即使在澳大利亚,玛丽拉也与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早年,她住在悉尼的“唐人街”附近。当她背痛时,她会去中医诊所。针灸的魔力让她叹了口气。

玛丽拉据说,当古沙克在北京时,他住在一家外文出版社的公寓里,并与保姆刘丰源建立了深厚的关系。刘丰源没有读过这本书。新中国成立后,他通过夜校遇到了一些话。Gushak支持她每周三晚上去学校完成小学教育。在1958年底返回澳大利亚之前,古沙克认真地对刘丰源说:“你现在有了文化,你再也不能成为别人的保姆。”两年后,古沙克和她的丈夫短暂访问了中国,再一次见到了刘丰源。她已经是一名工厂经理,而且她能够在业余时间教育街道的家庭女性中识字。这让他们非常开心。

马里拉的Gushak写作是一位女作家的生动形象。时间过得很快,她为不断变化的中国女性喝彩,也为新时代的中国女性喝彩。(完)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如不经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在36小时内删除★
本文链接:http://www.eeiee.com/news/173874.html

文章推荐:

国办:严查向老年人欺诈销售产品和服务的违法行为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曹建明访问布隆迪

教育部:2019年高考命题要充分体现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要求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5月15日起施行

新华国际时评:中国经济韧性缘何得到世界肯定

外国政要为何最爱“打卡”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