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那些鲜为人知的红色地标 记北大红楼红色文化带

编辑时间:2019-07-07 06:00:10 作者:廉颇老矣

北京大学红楼的名字是北京大学的红楼。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整栋建筑都用红砖和红砖覆盖,因此得名“红楼”。红楼建于1916年,于1918年竣工。它是北京大学的旧校区之一。它原本是北京大学的第一个庭院,现在是北京新文化运动纪念馆。来这里参观的是这座百年历史建筑中沉重的历史记忆。

蔡元培在这里介绍了大学的学术哲学,改革了封建教育,奠定了北大的精神。鲁迅在这里教了三年,他的设计北京大学徽章一直沿用至今。这是中国第一个马克思主义研究小组的诞生,也是中国共产党在北京历史上的第一个党组织,为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和组织筹备做准备。

在这里,我经常可以看到很多白发苍苍的老党员,面对党旗,庄严地握紧右拳,重新审视党的誓言。强大的声音不断响应红色建筑前方的广场,宣扬坚定不移的信念和决心。

在重新审视党的誓言之后,我将再次看一下展览。在蔡元培和陈独秀的特别展览室,我在毛泽东图书馆馆长的房间里工作。在第二个阅览室里,在鲁迅教学的大班教室里,在“五四”前夕的“新浪潮社会”中,人们不禁有了很多想法和思想。一百年前,一群仁慈的人在这里接受了进步思想的洗礼,庄严地选择了一条“不自我”的道路,开始踏上革命之旅。

沿着一楼的走廊走,是李大钊曾经工作过的图书馆馆长办公室。100年前,图书馆的布局清晰可见。展览室分为两个内室和外室。北边是接待室。中间有六把木椅和一张木桌。茶盘还包含旧茶壶和茶杯。在窗户旁边的报刊架上,泛黄的旧报纸折叠起来。在南侧是李大钊的办公室,旧书放在两个书柜里​​,桌子上的钢笔和墨水恢复到刚用过的那个。

在展厅里,从1918年的文献中,出人意料地发现了北京大学红楼一楼至四楼的布局。根据历史记载,1920年3月,共产国际代表维京斯基来到中国。李大钊在北京大学红楼图书馆接待室与他讨论了建立中国共产党的问题。1920年10月,经过一系列的筹备工作,北方共产党的早期组织在北京大学红楼正式成立,被命名为“共产党集团”。

西边一楼的第二个阅览室也被称为“报纸阅览室”。从1918年10月到1919年3月,毛泽东在这里担任图书馆助理。他的主要工作是注册新的报纸和读者,管理15份中外报纸,月薪8阻挡海洋。正是在这里,在李大钊和陈独秀的影响下,毛泽东逐渐建立了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

在阅览室的中间,有一排带报纸架的阅读桌。这种安排类似于一百年前的布局。根据一些记录,在1963年的一次研讨会上,前北京大学的工作人员回忆说,桌子上有一个三抽屉的桌子,一把木椅和一个笔和墨盒。在房子的中间有一排长长的阅读桌和报纸架,北墙上有一排阅读桌。工作台位于报刊架中间的两侧,并固定在地板上。有人坐着看着,有人站着看着。

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展览馆的早期传播中,摆放了一份珍贵的马克思手稿,是马克思在伦敦的笔记。在另一个展示中,展出了两个不同的“共产主义宣言”,其中一个是1882年的俄文版,封面略有破坏的是1883年的德文版。中国早期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没有讨论马克思主义-从一开始就把列宁主义作为一种纯粹的学术理论,但却把它作为一种观察国家命运的工具,并积极地将其应用到实际的斗争中。

离北京大学红楼不远,“西藏”也有一个“红色地标”-即北京大学原数学系,位于厚街街55号。

二层砖砌走廊结构现为北京文物保护单位,四面有门,形成十字形结构,每层有4个大房间,建筑面积约1,400平方米。

记者采访发现,新中国成了自成立以来,该建筑的产权已经改变,但它一直被用作学术和文化单位。它几十年来一直没有向公众开放。与此同时,在北京红楼周围,由于各种原因,大量的红色地标无法再现他们应得的风格。

面对首都核心功能区无比丰富的红色文化资源,面对红地标在短时间内无法充分开发的客观现实,北京东城区有效利用了数学系的资源。北京大学,并计划从2016年开始。闪亮的起点-中国共产党在东城主题展的早期展览。展览共展出660多件展品。图画,文物,雕塑,油画,音像,沙盘等的使用,重点关注从1840年的鸦片战争到1927年大革命在东城地区发生的重大革命历史事件。修复工作再现了北京大学红楼红色文化资源中的大量着名遗物记忆和革命轶事。它生动地诠释了中国共产党从建党初期的初衷和使命。

“荣耀开始”展览记录了共产党员的故事,他是中国共产党第一任党委书记龚忠忠的“非自我”精神。1923年8月,由李大钊亲自指导的中国共产党第一个农村党支部在河北省安平县太城村建成。该分支机构直接由中国共产党北方党委领导。第一任支部书记是龚仲恺。作为从北京东城出来的革命祖先,龚仲恺曾在海滩小学任教。他有一个儿子,两个一个8岁时被敌人杀死的女儿。大女儿龚璞在他的家乡跟随他的革命。1926年,当他在北京时,他参加了“3月18日”的反帝爱国示威活动。在东城地区,他被段祺瑞的政府保安人员开枪打伤。回到家乡后,他去世了。被中共刺伤后,龚仲恺仍为党的事业而奋斗,乞求党组织。在他于1964年去世前,他多次表示:“作为最后的党费,我必须把我的1000多元积蓄给党组织!”

除了已向公众开放的北京新文化运动纪念馆外,还有北京大学数学系,北京大学民主广场和“北京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的“广汇起点”。“新青年”编辑部的旧址,毛泽东在吉安的住所,左翔在北京的住所,一寨一寨的遗址,国民党北京行政部门(该市的党政部门)的旧址,被捕李大钊和“三月十八日”悲剧王和波等烈士牺牲了近20处历史文化遗产。

在海滩的后街和西胡同老街附近,记者找到了现在是北京文物保护单位的一木一寨。这是北京大学西寨第二宫的一个房间,也是京师大学遗址的一部分。1920年,在李大钊和邓中夏发起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会议之后,在这里建立了一个小型图书馆,用于研究和传播马克思主义。

北京大学,YimuYizhai,北京大学共产主义室(共产主义音译),一百多年前,它收集了100多种马克思主义文学,报纸和杂志,用中文,英文和德文等多种语言。今天,北京大学图书馆还藏着八本书,上面印着沂斋的羡慕印章,这本书非常珍贵。那时,马克思的肖像挂在了一斋一斋的墙壁中间。肖像上挂着“不破,站立,不破”的口号。还有许多革命诗,谚语和格言。当时,北京大学党支部,青年团等革命团体经常在燕寨举行集会和革命活动。

记者还参观了位于东城区北池子箭塘胡同的“新青年”编辑部原址。编辑部的名称是陈独秀的故居。院子总面积460平方米,共有18个半房,建筑面积264.3平方米。它分为两个庭院,东部和西部。“新青年”编辑部原址是东校区,一个街道门,面积约250平方米,建筑面积180多平方米。据了解,原北室是陈独秀的办公室,南楼的三个房间,“新青年”编辑部的办公室,街边小房间是通信室,社论“新青年”部门挂了。牌。自2016年底以来,它作为一个团体预约免费向公众开放,并被用作街头社区活动教室。

此外,记者还在赵家楼遗址上发现了“火焰赵家楼”救济,“五四烧赵家楼遗址”的铭牌;在他第一次访问北京时,发现了毛泽东的两个居住地-豆腐赤湖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如不经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在36小时内删除★
本文链接:http://www.eeiee.com/news/173841.html

文章推荐:

国办:严查向老年人欺诈销售产品和服务的违法行为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曹建明访问布隆迪

教育部:2019年高考命题要充分体现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要求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5月15日起施行

外国政要为何最爱“打卡”科技公司